Benikar

不要在我脆弱的时候责备我,我会恨你.

很久没有睡个好觉了

lofter上说什么来什么,我说我的贵人来吧,我就不信会真的来,有本事证明给我看,今天下午的事让我都不敢用LOFTER了,太吓人了.

昨天晚上的草稿不该写的!!!!!!!!!!!!!!!!!!!!!!!!!!!!呜呜呜呜呜呜,今天就要考虑搬家的事了,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刚找的好地方啊,现在又要搬家,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最近怎么说呢,,,,,额,,,,还算过得去,就是不知道大概什么时候回考核,只有考核了我才有机会拿工资,5555555钱哪,没有钱的日子不好过的。

合租房子认识一个男生,感觉很投的来,不过,昨天晚上和他聊天之后加上今天的反应就知道完全不可能的了,什么都愿意聊得人是真的孤独的人,我缺朋友,也缺恋人,单身虽然挺好的,能想去哪就去哪,不用顾忌谁谁谁的脸色,不用顾忌谁谁谁额心情,更不用顾忌谁谁谁的想法,自由就好。

一直期待一种不用说话的爱情,那一眼万年的感觉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一个人的心里藏着的东西能通过眼神直接传递出来,该有多美的眼睛才能做得到啊,希望一个眼神就知道我就是那个人想陪伴一生的人,不用言语,直接亲吻拥抱的那种,不过这样的爱情在电影中一般都是婚外恋,感觉不太对劲啊,不过好像谁都抵挡不了这样的魅惑,我倒不是想插足别人的家庭,就想找个单身的实现这样的感觉,可不可能呢?

夜深不静啊,有些事情还是这个时间想想比较好。

最近热播的琅琊榜,恩,好看,最后胡歌铁血战场也让人敬佩。第一次听到“马革裹尸”这个词是在一篇写李广将军的文言文里,男儿志在疆场,驰骋杀敌,保家卫国,我曾经也想做名军人,同父亲一样,似乎从出生时父亲的军人素养就融入了我的骨髓,既能深闺方帕绣花亦能黄土花枪守国土,可惜了我没能好好听母亲的话去保护自己的眼睛,我近视了,实在对不起各位,当兵的愿望泡汤了,巾帼英雄梦终成梦了。

过去的就只能偶尔缅怀一下,重复回忆会浪费我们的未来。

今天去超市了,看见了葡萄干,哈喇子都快掉地上了,想想以前,每次父亲回家必然会带上两三包的葡萄干,因为穷,我们都省着吃,能吃好久的,还有母亲买的饼干,能吃上两个星期,其实无论别人说是上辈子我们欠了什么,这辈子来还的,这些对于我来说都无所谓了,我们无论是按照迷信的说法还是真的日子艰苦,却也有所回报,我知道地里的稻子什么时候抽穗,知道豆腐的制作过程,知道一年四季的气象变换,这些都是我们的财富了,做不了娇滴滴的小姑娘那就痛痛快快地做个十足的女汉子了。

感谢这么多年的自己,你,三次战胜了严重贫血,两次自行车被摩托车连人带车地甩了出去车坏了你没坏,最近一次离死亡只差一步时还是七个月前,之前的就不说给你自己听了,你能活下来真是个奇迹,还四肢健全,我谢谢以前的自己,那么勇敢地活了下来,没有逃避。

长这么大了,父母对于我在学习和工作上的选择从来都是让我遵从自己的想法去选,他们说,他们陪不了我一辈子,而我想的是我们都有自己的未来,我爱他们,我不能让他们担心,在很多事情上都很独立也很有想法,不知道是好还是坏,在这个社会上竟然会害怕有想法的人。对我来说,军人的忠诚和热血最能让我安稳地管住自己,自己想法多也让自己始终保持生活热情,两者从不矛盾,算了,别人理解不了就自己消化了。

算命的都说我能干大事,有贵人相助,我不知道这个贵人什么时候能找到我,我快累死了55555-----我也不知道自己哪方面有才华能让自己最终成功,现在完全是大傻叉一个,精的不会,会的不精,所以现在只能在苏州做殊死一搏了,也许说不定真的能在两年之后有所改变呢。

岁月磨人啊,有良师有益友,有亲人,这些是上天的赐予,谢谢所有帮助过我的人,愿我所爱的朋友亲人平安健康。

晚安,这不是一篇壮志文,只是闲来无事的随笔,莫要和我较真

国庆两天一直窝在家里,本想好好复习一下功课,8号出去面试,结果在家就这样窝了两天,想想自己是不是太对不起上天的恩赐了,这一秒过去了,我的生命里就再也没有那么一秒了,不知道未来还有多少时间,我能好好利用的又有多少秒,我害怕我有点来不及了,怎么办,我害怕自己突然之间就成为一副没有生命的驱壳,我还有很多事情还没好好去做,我还没认认真真地去学习,去工作,去拿下高达,去照顾将近年迈的父母,去尽情地融进自然,我害怕死亡不是贪生怕死,是怕自己来不及完成很多事,留下无穷无尽的遗憾,两年前的那张纸上写的东西将我活脱脱地剥了层皮,接下来的日子里,让灵魂每一刻都活在自己身上,不可以看电视,不可以分神,不可以浪费光阴,我失去的一定会拿回来,我没有的一定会凭借自己的双手挣回来,万物得失循环,一个道理,说到做到,拿下高达,载誉回乡,若不然,何颜见父母。

留得风华三两事,佳节无处不笑讽。若待还乡中秋时,必雪当年无泪耻。


眼泪一不小心就出来了,学了三年的编程就这样放在一旁,心里觉得很难过,以我为荣的家人是不是很失望,我害怕看到他们那失望的眼神,我该怎么办


很难说自己不动摇,太难了,真的,想要好好将生活经营,这不是谁能保证的。